霰粒肿、麦粒肿、散粒肿治疗经验交流分享!
www.xianlizhong.com

霰粒肿诊疗及手术的全过程!

霰粒肿麦粒肿散粒肿饮食注意 推广

一、就诊记录
由于孩子他爸不放心,我自己也觉得住一个星期的医院有些夸张,于是挂了新世纪儿童医院周五下午的曹文红,周五上午从唐山赶到北京。
我们挂的两点的号,到前台报名后,要求先交押金3000,当时我想着也许不在这里手术,也就没办他们那个龙卡,咱爱败的卡能打个85折也不错了。
到二楼候诊,人可真是不少,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排上。儿子都不耐烦了,我跟护士要了个空的诊室,喂了喂奶才好些。
曹大夫看了,也说是霰粒肿,而且眼皮里结膜面的还不少,说要手术的,到时手术时会一并处理所有能发现的霰粒肿。他们做这个手术是当天就可以出院的。唯一一点就是我儿子是两个眼睛都要做,所以到时蒙着纱布,孩子可能会有些害怕,他们会尽量先拆一只症状比较轻的眼睛那侧的纱布,让孩子能看到东西。
然后给我们开了术前检查单,和一些眼药,让我们和护士了解具体有关手术的事情。

 

二、术前检查
我们是约的周一早上,老公说这种检查越早越好,省得人多又得等着。
护士之前交待我们要空腹抽血的,所以夜里两点之后就不能给孩子吃东西了,白开水可以少喝一些。
因为我家儿子还没断奶,所以快5点的时候哼哼唧唧的要吃,搁平时把奶头一塞肯定美美地继续睡了,可是今天不行啊,儿子很奇怪,于是开始嚎啕大哭。我和老公轮流抱着哄,可就是不行啊,非常之生气。没法子,老公抱了儿子去另外一个屋哄,我就开始洗漱、收拾东西。儿子哭累了就在老公的怀里眯瞪一会儿,睡了半个多小时就开始又闹。后来我俩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给孩子洗漱了,于是弄着儿子洗脸换衣服。忙活完6点半左右就出了家门。
对于我这个很久不上班的人来说,已经太久没有这个点钟出门了。路上依旧有些小堵车,不过我们还是提前到了医院,很多大夫和护士都还没开始上班呢,所以我们肯定是第一号。

等大夫来后,给我们做了简单的检查和记录,接着抽血的护士推着小车就进来了。要抽三管血呢,他们先看看了手,后来决定还是在脚脖子那儿下针,说比较好固定。我抱着儿子负责固定上身和胳膊,老公负责另外一只脚,三个护士把着那只可怜的小脚儿操作,我都不敢看。儿子哭得相当凄惨。抽血真是个缓慢的过程,护士们都是靠手往外挤的,最后一管时因为血凝了不符合要求,还得在小手背上来一针,于是儿子又是一番挣扎哪。完成任务后,我们赶紧把事前准备好的面包给儿子喂上,总算忙过了这一关。

然后就是回家等着周三去手术了。

三、手术记录

之前护士告诉我们,手术这天从8点起就要禁食禁水了,因为涉及全麻。于是早上起来赶在8点前给儿子吃完了早饭,然后坐车去了医院。
因为儿子要做手术,家里还比较隆重,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全到齐了。

我老公先到的医院给我们办好了住院手续,病房被安排在了6楼。我们去的时候在6楼接待那里领了一套小衣服,护士说中午的时候换上就行了,手术时穿的,自己家的衣服就都不用了。

然后上午就是时不时地护士、大夫过来量量体温什么的,签那个手术同意书,告知我们一些具体事项。
还给了一份术后开药的单子,让我们到儿童医院去办。于是老人们负责陪孩子,我和老公去儿童医院开药。

对于这一点,我觉得是最奇怪的,明明这些药新世纪这里都有的,为什么还非得打发我们去儿童医院开这么麻烦呢,不晓得这里面是不是有医生的利益分配的原因。

这是我第一次进儿童医院大楼,感觉比我想象得好很多,跟个商场似的,到处还为孩子设计了玩的地方,这点儿来说还挺人性化的。挂号的、收银的、分诊台的工作人员效率是真高啊,令我相当开眼。最后在5楼眼科那儿排队拿医生开的药方,然后交费到药房取药,我们一个流水线下来,感觉现在医院真的是太商业化了。最后一看这几样药,明明都是新世纪有的,费解啊费解。三个药:希刻劳(消炎药,这个我们家小时候咳嗽时也吃过)、托百氏眼膏、可乐必妥滴眼液。

等我们回到病房,儿子被姥姥、奶奶带出去玩了。快11点时,接到老妈电话,说他们带壮壮要回来了,要我躲起来避避,省得孩子见到我闹着要吃奶。于是我作贼似的猫起来。
想想儿子那天可真可怜,我妈说在院子里时他就东看西看的,估计是在找我,结果看看院子里的人这个不是妈妈、那个也不是妈妈。孩子是不会说话,又渴又饿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会啊啊地乱指。
我躲起来后就听见儿子在病房里哭,他爸哄着他,哭了好阵子,最后据说背了一会儿,情绪好了一些,最后累得在老公怀了睡着了。于是我带老人们去面爱面吃了午餐,给老公打包了一份带回来。
看着小家伙儿躺在那个病床上睡觉,睡得还真香。中午12点多时,儿子醒了,我以为他会见着我哭呢,结果他还挺高兴的和我玩了一会儿,然后想起来吃奶这回事儿了,于是又赖在我怀里直啊啊,可是不行啊,没办法,只能又让老人把他带到6楼大厅那儿去骑马玩滑梯了。

眼科这个手术,都是在周三下午做,据说从1点开始做。顺序基本是按照孩子的年龄来排的,我儿子是第7个,那天排了总共有17个孩子呢。

好不容易捱到2点左右,护士进来告诉说一会儿就该我们了,可以准备准备了。于是找了我的棉服裹着儿子跟护士做电梯去了1楼手术室。
手术室只让一个家长进,我跟进去帮儿子脱了衣服,这时候一个护士就过来接孩子,这一切都进行得非常快,我感觉儿子都没怎么反应过来呢,我自己也是,感觉就像儿子被一把抢走了一样,然后就听见儿子在里面那个屋子的路上哇哇哭。我还没没来的及难过,一个男大夫就拿了一张纸给我签字,一看是麻醉同意书,签!签完我就被撵出来了。

然后就是在手术室外等待,因为之前太多人说这只是个非常小的手术,所以我们这些家人还算比较轻松的。等待的过程中,有抱新的孩子进去的,手术室的门开了,我就跑过去看看状况,等了大概30分钟的样子,听到护士念我家儿子的名字,我急忙冲过去,那个负责手术的于刚大夫站在门口告诉我手术做得很好,这段时间要注意一下饮食,之后可以去儿童医院的中医科看看中医调理一下,也可定期去做按摩。说我儿子眼皮里还长了很多霰粒肿的,他这次都一并处理了。然后提醒我到前台约一下第二天下午的眼科大夫,然后第二天来医院拆纱布和换药。于刚说得挺快,我就不停地跟着点头,然后手术室门又关上了。大概又等了10分钟左右,再次听到护士喊我儿子的名字,这次冲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小人儿安静地躺在护士怀里,头上裹了一圈绷带,一只眼被蒙住的,另一只眼粘了块儿纱布遮着,我以为儿子麻药劲儿还没过呢,赶紧接了过来。儿子大概是闻到了我身上熟悉的味道,开始扭动和哭,护士嘱咐我一定要固定好他的两只胳膊,不要让他去碰眼睛的部位。他们这儿的手术,麻醉师吸入式的,手术只要一停,麻醉也就停了,所以手术出来孩子马上就会醒的。我于是赶紧用棉服裹着儿子回病房。

接下来的时间,基本就是我和老公轮流抱着孩子哄,直到晚上。

四、术后陪护

做完手术后,护士说观察一会儿,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可以出院了,然后第二天下午再来医院找大夫拆纱布换药。

这个时候孩子麻药劲儿还没完全过,需要继续禁食禁水1个半小时-2个小时。我可怜的儿子头上裹着绷带,什么都看不见,真不知道他心里有多害怕呢,他肯定想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我和老公轮流抱着哄,儿子就一会儿哭几声,然后继续睡一会儿,睡不了多会儿,小身子又抽动几下,再哭几声,哄哄又迷糊地睡过去。就这么熬过了1个半小时多,等护士来时,我急着问能不能给孩子喝点儿水了呢,护士建议再等个15-20分钟,说第一次一定别喝太多,喝完观察十几分钟,如果不吐的话,可以继续喝点水儿,然后也能吃些东西了,但由于孩子饿了很久了,所以一定不能一下子喝太多吃太多。

这个等待的过程,就看儿子小嘴一抿一抿的,嘴唇都有些干了,我一直盯着墙上的钟看,一看差不多时间了,赶紧叫老公把凉好的温水拿过来,这时就在吸管接触儿子小嘴的那一刹那,我看到儿子整个身子都激动的,狠命地咬住吸管,一口气就喝了半杯进去,这个画面我特别揪心,那个时候的儿子就好像一下子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地,这得是渴成什么样儿了啊。但由于第一次不能喝太多,我们狠心地把吸管拽了出来,这时儿子嚎啕大哭,没办法啊,只能继续等等看会不会吐呀。总算又熬了15分钟过去,没事儿了,于是接着把剩的半杯全喝光了,从来没有喝水喝这么快过。后来又过了一会儿,我开始给儿子喂奶,这下儿子总算找到安全的源头的,整整吃了快一个小时,主要就是在我怀里寻求安慰呢。

手术完的这段时间,我和老公做了个决定,打算主动住院一晚上。因为考虑到刚完手术,孩子挺虚的,又折腾坐车的,而且第二天还得折腾回来,万一再受个风就不好了。在医院的话,晚上有什么情况,多少还能有护士什么的可以咨询咨询,省得在家里麻爪儿。决定后,就让公公婆婆回家去取些东西过来。

儿子喝了水、吃了奶就精神了好多,虽然一只眼蒙着,一只眼用纱布盖着,倒也没影响他情绪多少。以往我们在家逗他乐的那些招术拿出来依然好用,听到他开心地笑,还有记着所有的事情,我们俩也算是放心了,看来这麻药的确没影响记忆力和智力。

头上的绷带,之前护士来给松了松,到晚上时,老公觉得缠着那个太热,儿子头发都湿了,干脆就把绷带也摘了。

到了晚上,我去一楼咖啡厅买了份儿粥和小馒头回来给儿子吃,我俩也轮流在咖啡厅里解决了晚餐。

大概8点多的时候,儿子突然大哭起来,哭的很厉害,我俩看他拼命挤鼻子和眼睛,估计是麻药劲儿全没了,那个痛感开始来了。叫来了护士问,护士说也算正常的,当时盖着纱布的那只眼,明显看到那个纱布颜色变得很红,护士解释这种术后的渗血都是正常的,不用太担心。

后来我跟儿子挤在病床上,儿子吃着奶睡着了,老公在边上的座上看着,我在那个沙发上休息。虽说不能休息的很好,但我们始终觉得住院是个正确的选择。

到了第二天早上,儿子基本就恢复正常了,我们带着他一起去一楼吃早餐。后来护士查房发现我们不在房中,还给老公打电话呢,告诉我们一会儿有大夫来查病房的,要留在病房中等。碰巧来的是我们一开始就诊的那个曹文红大夫,看了孩子,说做得不错,然后就把纱布拆了,又给点了药。嘿嘿,这倒挺好,住一晚上院,早拆半天,要不住院就要下午过来拆,这样一来我俩更觉得住院合算了,起码儿子能少捂半天啊。

拆纱布后,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因为眼皮有肿、淤血和皮肤发青,整个左眼就像画了重重的眼线和眼影,希望尽快恢复正常吧。

大夫嘱咐,一周后来拆线就行了,我们就可以办手续出院了。为了避免有风吹到眼睛,还是在左眼上罩了个小纱布。

回到家的这一周,每天要坚持点眼药水和上眼膏,还吃了三天的希克劳。相比手术前,孩子对上眼药水这件事变得有些害怕,害怕我们去碰他的眼睛。以前他会乖乖得等着,现在呢是一种又怕又期待的感觉,他大概也知道点药水是为他好。

于是过了一周后我们又回到医院去拆线,遇到的全是那天一同安排手术的几个小战友。拆线时,医生和护士带孩子进治疗室,不允许家长进,每个孩子进去都是一通哭啊,不过拆线真是非常的快,儿子进去几分钟就ok了,然后继续粘块小纱布,等回到家就可以拆掉。

到这儿,这个手术的事情就算完结了吧。

五、费用清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霰粒肿交流网 » 霰粒肿诊疗及手术的全过程!
分享到: 更多 (0)
青岛涌泉散代购买 推广
霰粒肿麦粒肿散粒肿交流圈群 推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