霰粒肿、麦粒肿、散粒肿治疗经验交流分享!
www.xianlizhong.com

和女儿一起打败恼人的霰粒肿

霰粒肿麦粒肿散粒肿饮食注意 推广

霰(读音是xian,四声,很多网友甚至医生都念作san,三声)粒肿是什么东西?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但自从女儿一祎不幸得了这个恼人的眼疾以后,这个名词对于我们来说就家常便饭了。在时隔40多天,一祎的霰粒肿在中药的作用下明显好转,出现了痊愈的迹象,因此,记述一下诊治的经过也算是纪念吧。

十一刚过的时候,发现一祎的左眼皮上有个红红的小包,起初以为是蚊子叮的,没太在意。过了2天,10月11日下午,决定去医院看看,不然总觉得别扭。到了医院,年轻的女医生稍微看了一下,就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们,这是霰粒肿,需要做手术,如果不放心,可以到儿童医院再看看,那里给婴幼儿做手术更有经验。从医院出来,我们的心情一下沉重起来,但还是期望是这个医生敷衍了事,诊断不准,这么个小包怎么可能会做手术呢?回到家,老爸我上网查看,猛然发现霰粒肿困扰着如此之多的父母,而手术几乎是一致公认的治疗方案。好在,霰粒肿不痛不痒,对视力没什么影响,不然更是急人。奶奶和妈妈开始给热敷、抹红霉素眼膏,但一祎不配合,即便是睡着了,要么头摇来晃去躲避热毛巾,要么干脆小手就抓毛巾,不让靠近。

10月12日,考虑到早高峰的恐怖路况和儿童医院上午就诊的盛景,我们吃过午饭才出发,一路很顺,40分钟到了儿童医院,挂了号很快就进入了诊室,医生翻开一祎的眼皮,也是没有丝毫的迟疑,霰粒肿,而且肿的很大(在病历手册上写的是8*8mm),和另外一个年纪大些的医生商量后,告诉我们,需要到特需门诊由专家进行手术,但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只能自费,只要能尽快治好一祎的病,还管什么自费不自费,我们迫不及待地同意了。于是医生开了特需门诊联络单,勾选了“病情复杂,需要专家会诊解决”,要求我们次日7:30-8:00到六层特需门诊挂专家号做手术,并注明空腹,同时给开了眼药水和药膏。离开儿童医院,一祎好像是出门玩累了一样在妈妈的怀抱里睡着了,而我们在既成事实面前也无可奈何了。

由于13日恰好赶上老爸我的车号限行,于是要在限行时段前到一祎姨奶奶家换车然后再去儿童医院。5点半,奶奶、爸爸和妈妈就都起了,一祎还在酣睡,我们准备好奶瓶、水果等一应物品,唤醒了一祎,换上衣服,6点刚过就匆匆出门了。但人算不如天算,早晨下起来了小雨,出门不久就一路堵车,老爸我心急如焚,一边对细雨中过于谨慎驾驶的车辆痛斥着,一边见缝插针地在车流中穿行,离六里桥这个北京著名的堵点还有2公里实在是有心无力了,简直是进入了巨大的停车场,一步一步往前挪,这时是6:40,当时间终于跨过7:00,也就不急了,被摄像头拍下就拍下吧,罚款就罚吧(事后察看没被拍到)。眼看快到姨奶奶家了,一祎母女先后吐了,有点晕车,起步停车再起步再停车,给她们难受得够呛。7:15,换了车继续奔向儿童医院,但首先是继续被困到车流中,一祎在车上又吐了,哭闹,吃了妈妈的奶才算消停,但已经违背了空腹的要求,唉。8:20,终于到了儿童医院。

到了六层特需门诊,人真不少,专家号200元,霰粒肿手术单眼约1200元,双眼1500元,交费结算都要用内部的就诊充值卡,似乎是方便了,但各大医院都不接受银行卡结算,独对现金青睐,难怪医院是抢劫的多发地。眼科的副主任医师是今天的出诊专家,检查了一下,马上给开了抽血化验单。抱着一祎去抽血,按护士的提示,平放在床上,妈妈按住头,爸爸按住腿和脚,护士在头部抽血,一祎这个哭啊,撕心裂肺的,妈妈的眼泪也扑簌簌地落下来。静脉血抽完又到另一个化验室抽指尖血,都完事了,赶紧抱着一祎到休息区喂奶,但妈妈的奶水似乎也不能阻挡一祎的委屈了,好半天才在妈妈的怀抱中进入半梦半醒之间。等待抽血结果的间歇,姨奶奶也赶来了,而奶奶和其他家人聊天得知,有个2岁左右的小孩,为做手术来了三次了,前两次都是抽血结果有指标项不合格,这次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还有个小孩已经是第二次来做霰粒肿手术了。唉,我们继续着愁闷。

10:50,抽血结果出来了,眼科副主任医师说有指标不合格,今天不能做手术,似乎是心脏和肝脏的某项指标超标,而且有炎症,需要先消炎,去内科先查一下吧。妈妈急忙解释早晨在路上晕车了,无奈下又喂了奶,是否对检查有影响,医师立刻横眉冷对,直斥我们不听医嘱,然后匆匆离去,NND,209元的抽血化验就得了不及格的结果,妈妈说200元的专家号狗屁没管。赶紧又挂内科的号,专家号5元,由于11点了,诊室没人,也是个副主任医师,态度很和蔼,建议我们为保险起见做个心电图查查,于是又花20元去查心电图,护士告诉我们必须在睡着的情况下才能做,于是妈妈、奶奶使出浑身解数轮番哄一祎睡觉,尝试了两次,但一放在床上就醒,无奈又开了一瓶镇静剂,0.77元(实收0.8元,医院都四舍五入,好像进位的多舍的少,为什么不干脆定价取整,搞不懂),喂了镇静剂,一会一祎就睡了,但又试了四次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一次实在可惜,已经把仪器都接在一祎手脚和身上了,就差几秒钟,一祎又醒了,不干了。此时已经过了12点,内科那个医师下班了,不过她很负责把病历转给另一个副主任医师,我们在检查失败的情况下,请医师给听诊,医师说听着没什么问题,开了点保肝的药(至今没吃过),消炎药家里有就免了,终于结束了一上午的折腾。去儿童医院看病,真的需要多去几个人,妈妈哄一祎,奶奶腿脚疼不方便,幸好姨奶奶来了,帮着爸爸排队交费和取药,不然一个人在交费、取药各个窗口依次排,耗费的时间更多。

到家2点多了,一祎睡觉了,我们也不饿。既然权威的儿童医院发话了,那就先给一祎消炎,等下周再去检查吧,检查合格就做手术,似乎这很顺理成章。妈妈和奶奶也稍事休息,爸爸又开始上网查阅。

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奇妙。前些天可能搜索的关键字太简单,或者是查阅的页面太少,今天耐心查看,发现各种治疗霰粒肿的偏方,热敷、贴肉片、手指上系线绳的、抹强生洗发水的,五花八门。一个网友写到,家里老人用棉签蘸清水清洗,后来脓肿自己破裂,好了。另外一个网友也是家里老人说用锁头等铁物件顶脓包给顶没了。前一个方法因为一祎不会配合基本可以排除,后一个方法似乎可行,大人如果长了疖子、火疙瘩,不是也常采用挤捏的方式吗?一祎姥姥的电话更让我们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姥姥先是呵斥我们不上心,继而告诉我们用衣服角顶那个包就可以,要耐心,就是自己不睡觉也要抓紧给孩子治。于是,晚上,妈妈就开始了这项艰苦的工作,热敷(尽管一祎不配合但还是尽可能做)+衣服角顶包+滴眼药水或抹药膏。还有一个网友在帖子中说尽管手术会局麻或全麻,时间10-20分钟,1-2天就可以恢复如常,不过实在担心手术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因此能坚持保守治疗就保守治疗。对此,深以为然,儿童医院不让家长进入手术室,由护士按住孩子手脚,麻醉的情况下,孩子也会感觉到周围发生的事情,手术时的情景如何可想而知。这次上网查阅最大的收获是恍然大悟,在没有手术治疗方式之前或不具备手术条件的情况下,霰粒肿是怎么治的?民间肯定有方法的。另外的收获是知道了霰粒肿是婴幼儿常见病,多是脾胃不合、上火引起的,因此调治脾胃、去火也是对症的思路。于是,我们决定,在给一祎消炎的这几天,采用姥姥说的方法,同时给吃调解脾胃的药,看看效果再说,实在不行再手术也不迟。第二天,爸爸买了健儿清解液,加上头孢,开始给一祎服药,不过每次都费劲得很,哭闹不止,即便是用喂药器也很麻烦。持续了几天,效果不明显,妈妈说不行还是去做手术吧,姥姥的信心也有所动摇,或许真的是脓包大、发现时间晚,顶的方式不起作用了。

不过,爸爸没有放弃保守治疗的想法,想到在儿童医院抽血和做心电图一祎那痛哭的样子,实在不愿意让不满一岁的女儿挨这一刀。于是,继续网上的搜索,龙广论坛上有一篇“我与宝宝霰粒肿的战斗日志”,楼主自2010年6月28日开始写,最后的跟贴是2011年8月19日,通览下来,也没什么实际成效的方法,楼主和跟贴网友们都在被宝宝的霰粒肿折磨着,帖子告诉我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过程。一个回帖似乎有用,说是用如意金黄散用豆油调制成糊抹在外眼皮上可以治愈霰粒肿。于是,第二天爸爸买了如意金黄散,1.70元/袋,想着过程的漫长要了5袋,但后来证明买得太多了,一袋恐怕都要使很长时间。又买了一瓶健脾消食的宝儿康糖浆,还特意买了一小瓶1.8L的豆油,回来就开始新的治疗方案。喂药依然是费劲,等睡着了,给眼皮上抹如意金黄散。晚上继续热敷+衣角顶包+眼药,这样过了2天,隐隐发现眼皮上起了细微的小包,担心是抹如意金黄散过敏,又上网查,在一个台湾医务人员的文章中,发现用蜂蜜调制如意金黄散过敏性最低,赶紧换,但还是收效甚微,如意金黄散被放弃了。

在多日的鏖战中,妈妈疲惫不堪、苦不堪言,逐渐失去了耐心,再次提到手术的方式。爸爸以网友的亲身经历劝慰妈妈,反复说治疗霰粒肿过程的漫长,更主要手术是治标不治本,这次手术治好了,也许很快又长出新的,因此,还是需要想办法去根,而中药应该可以收效的。妈妈找单位的孕妇给系了个线圈,套在一祎右手中指上,据说管用,也有成功实例,但我总觉得不靠谱,但系就系吧,没什么大碍。姥姥几乎每天一个电话,关心着一祎,最后也说不行赶紧手术吧,把孩子眼睛耽误了后悔一辈子,在手术和保守治疗的摇摆中,到了11月1日。

这一天其实也是很平常的一天,在又一次讨论手术和保守疗法之后,我又上网寻求帮助,先是看到一个网友用自己拟定的药方配中药治愈孩子霰粒肿的帖子,但楼主可以想见地没有公布药方,有的网友联系了楼主,向他买了药,更多的网友恐怕和我一样不敢轻易相信。在继续漫无目的的浏览中,重要的帖子出现在我的眼前,山药社区“疾风知劲草”写的“宝宝的难缠的霰粒肿(目前已完全好了,详见28楼)”,感觉一下看到了希望。赶紧浏览,楼主写到在青岛儿童医院有一种名叫“涌泉散”的药,主要成份是吴茱萸,用醋调成糊给宝宝敷在涌泉穴上,不几天就很快见效,红肿下去了。

2日,我到药店买吴茱萸,6.50元/两,不给研磨,买了2两,但药店没有帖子里提到的穴位贴,网上有卖,很便宜,但想想先用纱布吧。用擀面棍自己研磨了一小药瓶的粉末,发现这2两药都磨成粉末恐怕即便装不了10瓶,8瓶也差不多,晚上一祎睡着了,用醋调好,和妈妈一起配合,把药糊弄成2分钢蹦那么大抹在纱布上,贴在小脚丫的脚心偏上涌泉穴的位置,再用胶布固定,两个脚都给贴了,第二天早上,发现由于一祎睡梦中总动,药布都松散了,弄了一床的药渣,于是晚上再贴后给穿上袜子,早上脱袜子取掉药布。贴了两天,妈妈不放心,我也不踏实,心想别是青岛儿童医院自配药里有其他成分吧,于是给昔日同事打电话,辗转托青岛的朋友买药,先来5瓶再说(5.80元/瓶,瓶很小)。药粉还要敷,另外老一套的热敷+衣角顶包+眼药也继续。6日是一祎农历一周岁的生日,外眼皮的红肿已经消失,到了7日,青岛朋友把药快递过来,打开一看,从颜色和气味上和我自己研磨的吴茱萸完全一样,既然是粉末,恐怕也不太可能有其他成分,只是医院研磨的细多了,因而,换成医院的细药末继续敷。

我们没有很多父母那么细心,没有经常翻看眼皮查看包包的变化,但外眼皮红肿的消失给了我们信心。又过了几天,妈妈翻开眼皮,里面原来红红的包包不那么红了,还出现个小小的肉芽。16日是一祎的周岁,在前后的几天,我们对霰粒肿似乎也不在意了,只是每天按部就班的敷药,而在看到效果后,老一套的热敷+衣角顶包+眼药也给停了。20日的时候,妈妈又翻开眼皮检查,肉芽没有了,包包小多了,比绿豆要小些,要知道当时医生是给出8*8mm的尺寸,包包消减收缩的迹象非常明显,也许还要延续一段时间,现在还不能说完全治愈,但和10月初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在这场和霰粒肿的战斗中,胜利的曙光就在前面。取得这样的成果,药末还没用完一瓶,时间虽然长一些,但孩子几乎没受什么罪,比做手术的痛苦和花费都小得太多了。在此,应该感谢青岛儿童医院采用这个方法治疗患儿的霰粒肿,更要感谢网友“疾风知劲草”的传播。

回想过去的40多天,感慨很多,一祎受折磨,大人们跟着受罪,这都不必多说了,有儿女的朋友都会有同感。印象里今年上半年似乎有过一段中西医之争,当时中医势单力孤处于下风,经历过一祎的霰粒肿,我想说这样的争论其实很无聊,无论中医还是西医,真正对患者有效才是王道。现在去医院,不信医生固然不行,但完全信医生好像也很含糊,不仅是怕误诊也拍挨宰被黑。到了医院,医生问不上三两句,然后就是一堆检验单、化验单,先进的仪器设备成了医生的主心骨,而望闻问切的精湛医术成了传说,这样下去,是不是把检验单、化验单的数据直接输入电脑,电脑搜索数据库开具药方就行了?前些天,报载某地一个医生,好像35年无医疗事故,更主要的是在问诊中耐心询问患者的病情,根据多年积累的经验,给患者对症下药,不仅减少许多不必要的检查项目,还给患者很多切实可行的建议。这样的医生真是太好了,也是患者最需要的。回想在儿童医院的经历,眼科的医生乃至专家,没有人告诉你应该如何调理孩子的饮食,告诉你如何防止霰粒肿再次发生,更没有人告诉你除了手术是否还有其他方法。感觉他们对待病儿就象商家销售灯泡这样的消耗品,巴不得灯泡常坏才好,病儿收治一个是一个,按规定收费就是了。而向患者推荐特需门诊是否还有其他的想法,我连想都不愿去想了。于是,在现实面前只能自学,成才不可能但至少多些经验。

或许医生会说出很多他们的难处,比如患者太多,如果每个患者都耐心地询问和解答,那么一天下来恐怕看不了多少病人,这也是现实。这里要说的就是我们的耐心了,孩子有了病,特别是婴儿还不会自己表达,家长们都很着急,恨不得想尽办法尽快治好孩子的病。于是,有名的医院有名的医生成了追逐的目标,于是,在拥挤的氛围中,红包出现了,黄牛出现了,治疗费攀涨出现了,其实这些我们深恶痛绝的现象正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冷静一点、多一点耐心没坏处,没到火上房的时候不妨多看看多问问,也许就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了。房价很高,完全怪开发商吗?当彻夜排号的景象出现,期望卖房的不涨价不是与虎谋皮吗?同样,择校难都怪学校和政府吗?恐怕和我们做家长内心迫切的望子成龙心愿也有关吧。需大于供造成价格高企和黑幕出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春运时的火车票大战,想缓解春运购票难问题,难啊。

感慨不说了,一祎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是我们最大的心愿。最后,也祝愿所有患有霰粒肿的孩子能够尽快痊愈,让爸爸妈妈们安心!

另外,吃妈妈奶的婴儿,妈妈的饮食很重要,一祎这次霰粒肿的发作,我们后来分析可能之前就上火了,但没有明显的症状,而十一期间,我们先是吃了涮羊肉,后来又吃了羊肉串,一祎吃了妈妈奶,一下发起来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霰粒肿交流网 » 和女儿一起打败恼人的霰粒肿
分享到: 更多 (0)
青岛涌泉散代购买 推广
霰粒肿麦粒肿散粒肿交流圈群 推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